水梁阿姨爱学习

热爱学习

【逸轩】BROTHER LOVER

三三得十.:


-ooc就都给我好了
-我爱他们俩




1.


“哥。”


“哥。”


“哥…”


“哥!”


“敖三儿!”


敖炫炫觉得大事不妙。


昨天晚上被敖三折腾到半夜腰酸背痛,还是几次恳求他才不让他在脖子上留下痕迹。


现在可好,星期一早上他人又不见了。


等等…星期一…?


抓起手机…


七点半了已经!!


他昨天就是酒后乱性被敖三占了便宜!!


下次绝对不喝那么多酒了!!


胡乱套上卫衣,他匆匆忙忙跑出家门。


…去履行作为一位人民教师应有的职责。


片刻后,双手提满早餐的敖三爷愉快地走进家门。


“炫炫…诶!人呢?”


他手忙脚乱地腾出一只手来掏手机,想给敖炫炫打电话。


殊不知刚刚打开锁屏——


啊,今天周一哦。


手里的馒头自由落体。



2.


“宋玄。”


学校门口,教导主任皱眉,抱着大臂紧盯着他,“你这个月第五次迟到了。”


“哎呀主任我求你了你让我进去吧我学生等着我的你看现在都八点了我第一节课呢!!”


“你想想,你那么多学生,他们那么爱戴你,你就这个态度去回馈他们??”


“我什么态度了嘛…”
敖炫炫——不,宋玄有些委屈,后惊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哥哥,于是又清了清嗓,“主任,我绝对不会再迟到了,你就先让我进去吧行吗?”


“是以后不再迟到还是这个月不再迟到?今天31号!”


教导主任是一位中年女人,对宋玄姣好的皮相免疫力十足。


“300字检讨。”


“主任,我又不是学生,我怎么还要写检讨啊。”


“废话这么多?你一个语文老师还怕写检讨?下午放学之前交到我办公室来!”


教导主任摆摆手,不给宋玄再说话的机会,“进去吧,你第一节课。”


宋玄觉得,脸都丢尽了。



3.


“三爷。”
电话里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男人的神色微动,随即问道:“还是没有眉目?”


“看样子是有备而来,估计算准了我们会查他。”


电话那头是他很重视的部下,陈渭。


“连名字都没查出来?”


敖三反问,电话那头的陈渭似是有些措手不及,一时语塞,不过很快就回答了。


“没有。”


“好,我知道了。”语罢他便挂了电话。


走出别墅,他一边玩弄着车钥匙,一边走向自家车库。


“敢动敖炫炫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眼梢染上一丝阴鸷,他坐进车内,发动车子。


“是你吗,一直妄图谋杀炫炫的人?”



4.


“啊今天大家的状态都不错嘛!”


宋玄已安稳的站在了初一五班的讲台上,“那么上课吧!”


他眉眼盈盈,等待着学生们的答复。


“老——师——好——”


“大家也早上好呀!”


学生们也并未坐下,只是预备的听着宋玄老师每一天始端的鼓励。


“今天我想和大家说的是,承受不了的就释放,接受不来的就拒绝,不喜欢的人就远离,热爱的事一定一定要拼命追逐。”


他顿了顿,又略微抬头,窗外的阳光细碎地洒在他眼中,万丈光芒。


“无论日子再怎么渺小,也都祝你们幸福且快乐。”


他忽的一笑,一如外头的暖阳。


其实只是在说到那句“热爱的事要拼命追逐”时,他想起了一个人对他宠溺的笑容。


是敖三。


是他的哥哥,也是他一生仅爱的人。



5.


AZY特保公司大堂。


“三爷急匆匆地是做什么,他怎么这么匆忙就来公司了?”


“还是做好咱们份内工作吧,三爷的事谁管得着啊。”


敖三依稀听见了员工些许的议论纷纷,但他顾不上,他知道自己该作什么事。


总裁办公室。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电脑桌,打开电脑。


随后,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在键盘上翻飞。


“名字都查不出?”


他嘀咕着,语中净是不相信的意味。


“既然如此,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食指在回车键上重重敲响,资料飞速加载。


“果然。”


他眸子暗了暗,随后又紧盯着屏幕上的照片。


是你逼的。他暗想。


比起你,我认为炫炫更加重要。


他夺门而出,事情在那一刻变成定局。


11:30am.



6.
“诶达夏!一起吃饭吧!”


宋玄打好饭,看到了独自一人的达夏,兴奋地招招手。


达夏两手却还空空,他冲着宋玄走了几步。


“嘘!!!”


达夏望望门口,全无他期盼的身形出现。


“我约了Tina老师吃饭,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显然达夏心急如焚,不过可以理解,毕竟对方是Tina嘛。


宋玄朝他翻个白眼,“大哥,你真的是理科男啊,哪有请人吃饭在学校食堂的?”


说罢,不等达夏回敬,他便端着饭,独自坐到了另一个座位上。


他先没吃饭,而是拿出手机对着饭拍了张照,发给了微信置顶。


“敖三三qwq你看今日午饭有你喜欢的火腿肠还有我喜欢的馒头,今天我是欧皇嘛【星星眼”


“【图片】”


“达夏约了Tina姐吃饭,然后就不和我一起了qaq委屈,他还说什么‘哪凉快哪呆着去’,我有1点点伤心啦。还有,Tina姐好好的白菜就要被达夏这头猪给拱了!!泰为Tina姐不值了,心疼一哈Tina姐tut”


“早上迟到了,又被教导主任骂了一顿,还要写检讨。都怪你==昨天晚上搞那么晚,这个月我都第五次迟到了qwq!”


“还有早上起来你人都不见了,我以为你去哪了…可是又要迟到了,我就直接走了…你又去做什么了!知不知道很烦人的!”


五分钟后。


“敖三咋还不回我微信啊…”


宋玄停止了吃饭,喃喃着,“有什么事儿去忙了吗…”



7.
“陈渭。”


敖三的声音在这个废弃的工厂里打着旋儿,冷漠而毫不留情。


“呵…”那人走了下来,“果真是逃不过三爷的。”


敖三知道,自己无需再多一个问。


“嘭——”


手中的枪突兀的响起,一向精准的枪法在此时也毫不怠慢,子弹直直地嵌在陈渭的左胸口往上的位置。


显然敖三留了情。


陈渭被伤的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我要杀宋玄,自然是为了你好的。”


他的声音很大,气喘声也越来越沉重。


“你还不懂吗?宋玄只是你们家收养的孩子,你甘心为他放弃杀手这一你梦寐以求的职业?”


陈渭的眼中染上一丝嗜血的意味,“我是在帮你呀,我的好兄弟。你真的就想守着你那个好弟弟,守着窝囊特保公司过一辈子?”


“你放我走,我帮你清除宋玄这个障碍,如何?”


“嘭——”


又是一声枪响,敖三的愤怒已到达了极点。


“敖炫炫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谁都不能伤他一分。”


“就算是你。”


他脑海中忽然浮现那人温和的笑颜,和他在自己面前撒娇的可爱模样。


于是他收起了眼中狠戾,把玩着手枪,戏谑地对他说:“想当杀手想疯了?现在可不是解放前。”


于是他走了。


于是只留下那个妄图谋杀宋玄的人奄奄一息。


于是陈渭数小时后失血过多,死亡。



8.
宋玄瘫在办公椅上,他控制着表情,尽量不让同个办公室的老师看出他的小小的不开心。


敖三还不回信息。


宋玄决定,意思意思生气一下。


“敖三。”


“我生气了。”


“你哄不哄我。”


“ok你很有能耐。”


“不哄我是吧。”


“得。”


“不理你了。”


【惊!AZY特保公司二少7条连续信息没有颜文字!!】



9.
敖三回到了公司,达西在他的办公室等他。


“办完了。”


达西的这句话,是个陈述句。


“嗯。”


敖三神色如常,随即掏出枪,交给达西。


“收起来吧。”


达西点点头,起身要出门。


敖三习惯性看看手机,才发现微信受到了自家弟弟的轰炸。


“达西等等。”


“嗯?”
达西转过身来 ,“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


“不是,你听一下我弟给我发的消息。”
敖三把敖炫炫中午发给他的信息念给达西听,“‘达夏约了Tina姐吃饭,他还说什么哪凉快哪呆着去…’
可以啊你弟,还能拐到Tina。”


敖三的语气中是柔软与愉快,丝毫没看出——他刚刚杀了与他多年情谊的兄弟。


“嗯。”


达西一笑,嘴角上勾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开心就行了,我无所谓。

达西走出了办公室。


敖三忙给自家弟弟回消息:


“炫炫对不起我刚刚在忙!!!我和达西说过了要让他教训他弟!!不用担心!!”


“你下班了我去接你,我们去看开心麻花的话剧好不好?”



10.


6:00pm.


敖三的车准时停在了学校门口。


“诶那是谁的车啊,哪个学生家长?”


敖三停下了玩手机的手,注意的听着从门口走出来的两个学生的聊天。


“什么啊,那是宋老师他哥的车。”


嗯,小伙子你很不错。


“哈?宋老师他哥的?那他太幸福了吧?”


对啊,你宋玄老师就是这么幸福,谁叫我是他哥。


“而且听说宋老师他哥就是AZY的老总,太有钱了太有钱了…”


系滴,三爷我就是这么有钱。


“AZY?就是那个特保公司吗?”


这个小伙子应该多长长见识了,AZY都不知道怎么混?


“是啊。不过宋老师家这么有钱,他还来当老师,真是很有社会责任感了。”


这个小伙子有前途!谢谢你对你宋老师的夸奖。

“而且宋老师教的特好,我听说别的班都想让他来教语文呢。”


我们炫炫就是这么抢手,唉~


━━━━━


“炫炫,想吃什么?”


敖三双手扶着方向盘,偏头看向刚刚坐上副驾驶的弟弟。


宋玄气鼓鼓的,良久才肯吐出两个字:“吃你。”


“吃我?”


男人的神色微动,他勾唇轻笑。


“好啊,那我们不去看话剧了,回家。”


“我请你享用,关于我的饕餮盛宴。”





评论

热度(46)

  1. 水梁阿姨爱学习三三得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