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梁阿姨爱学习

热爱学习

【缠/番外】后来的我们

芒芒芒芒果酱:

乱七八糟的番外交出来后暂时封笔等我崽出道。


我崽不出道我就退圈并且诅咒屠夫变成秃头!


我崽出道我就出缠的本子!


握拳!发誓!


🎊🎊🎊🎊🎊🎊🎊🎊🎊🎊🎊🎊🎊🎊🎊🎊🎊🎊🎊🎊🎊


01.如果你听见我的歌


我叫马嘉祺,曾经是名律师,现在是名经纪人。


也许你会好奇为什么我的职业跨度这么大,正好今天外面下了小雨,我就和你们讲一讲吧。这是个有点长的故事,我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了一个有些反面的角色。


对于男人来说,初恋永远是内心的一颗朱砂痣,我也不例外。我和我的初恋相遇在美丽的南海夕阳下,他只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在意我,但是我却把他深埋在心里,直到现在——即使我已经有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爱人,我还是无法忘记他。


当初为了接近他,我做了许多错事,包括深深伤害了我现在的爱人。如果说我的初恋是个小王子,那么现在的恋人应该是一个被王子诅咒过的可怜的小男仆。他总是跟在小王子的身边,嘘寒问暖,像是一个忠诚的仆人一样。起初我只是想通过与他交往去靠近我的小王子,但是慢慢的了解他之后,我开始对他有了一些别样的感情。


他长得非常漂亮,以长相来说,是个极品Omega,一双水光潋滟的大眼睛在认真注视着你的时候,会把人深深吸引进去。他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却不常笑,因为他的生活充满了痛苦,没有什么事值得他勾起唇角。假装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在我面前因为他的爱慕对象崩溃的哭过几次,说实话,当时我很嫉妒,但是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我根本没有立场去嫉妒。他活得太卑微,太小心,甚至已经完全放弃了自我。所以在知道他和他的白月光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时,我下定决心将他带出过往的阴暗,也算是我对利用他的一点补偿吧。


可是我太天真,或许也可以说我高估了自己对初恋对象的感情,越和他相处,我就越觉得自己被他深深的吸引。我甚至想,干脆就和他离开那个充满不开心回忆的城市,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只属于我们的生活。但是我无法下定决心,尤其是那天晚上,他带着满面的哀伤请求我带他离开时,我还是摇摆不定。最后我的犹豫害了他,让他差点命丧火海。不过谢天谢地,他撑了过来,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却给了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嘉祺,电视台的人找你呢。”


推门来的就是我现在的爱人李天泽。很耳熟的名字对不对?是呀,他就是今天即将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偶像歌手。只是他志不在此,只会推出这一张专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问他时,他也只是回答我说等新歌发布就知道了。无所谓,只要他开心,他想做,我就会支持他。所以我辞了律师的工作,成为了他的经纪人,助理兼保姆。


“马先生,发布会二十分钟后开始,我们想和您确认一下……”


天泽说他想要在国内举办发布会,所以这是我们这几年来第一次回国,不仅仅为了工作,也因为天泽想去见见他的小伙伴,也是我的初恋——宋亚轩。


今天是圣诞节,宋亚轩邀请我们到他家里聚会。天泽的发布会在晚上七点多举行,很奇怪的时间,但是我尽力帮他协调了。发布会一结束,我们就前往宋亚轩家赴会。


外面已经传来的粉丝激动的欢呼声,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为天泽感到骄傲。他穿着得体的白色西装,站在立麦前就像一个小王子,与初恋那位小王子不同的是,他是属于我的。天泽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多数应酬的场合都是我冲在最前面。但是今天不同,他坚持要自己面对记者和粉丝,在我看来,这场发布会更像是一场仪式,有破有立。


“大家好,我是李天泽。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太擅长社交和人情交往,但是今天,我特别想和你们说说心里话……”


我说过,天泽的眼睛特别漂亮,令人着迷,此刻我坐在台下追随着他的目光,却发现他的眼神定格在后方。我转过头,在后面众多的炮姐中,找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那个人穿着红格子衬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戴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他包裹得很严实,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敖子逸。


他是天泽爱慕了差不多十年的对象,天泽对他的感情完全不亚于我对宋亚轩,如果不是失去了记忆,我真的没有把握能够将天泽留在我的身边。可是敖子逸为什么会来?我快速扫了一眼他的周围,没有保镖,没有陈玺达,最重要的是,没有宋亚轩。他是瞒着宋亚轩过来的?我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有些紧张他到现场的目的。


我和天泽能够在一起,除了因为天泽失忆,可能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初恋成为了一对密不可分的爱人。失望和失忆夹杂在一起,让我和天泽理所应当的紧紧地抱在一起取暖。这几年我们两对都相安无事,除了宋亚轩偶尔会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和天泽联系一下外,敖子逸这个人,仿佛从我们的世界中蒸发掉了一般。那他这次来要做什么?他已经拥有了宋亚轩,难道还要来抢天泽?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但却让我坐立难安。


“……接下来的这首歌,是我新专辑的主打,原本我不想把它公之于众,因为它是我一段非常……特别的回忆,之所以用‘特别’两个字形容,是因为它既美好,又难过。有时候想起它我会一个人傻乐出声,但是有时候却会莫名的大哭。有一段时间,我还会因为梦到它在睡梦中惊醒。所以那些日子我很逃避那段记忆,我觉得它把我变得神经质,我无法忍受那样的自己。”


天泽的话说到这里,我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我认为的真相。他恢复了记忆,并且他将这件事第一个告诉了敖子逸,或许他回国根本不是为了见宋亚轩,而是为了敖子逸。他们之间一定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了某些约定,或许他开发布会的原因是要公开他和敖子逸的恋情?


“不过我很幸运,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遇到了他。”我知道天泽的眼睛依旧盯着观众席,但是我不敢抬头看他,我怕看到他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此刻映照出的人不是我而是别人。


“哈哈,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还真的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他,也很爱他。”


底下已经传来一片喧哗的声音,可台上的人依然自顾自地说:“今天这个发布会,不仅要发布我的新歌,同时也要告诉大家,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并且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他可以答应我的求婚。”


我用余光看到天泽放下麦克风,在主打歌的歌声中走了下来。他走过摄影机,走过投资商,走过记者席,径直向观众区走来。我下意识的抬头,正好对上他的双眼。我在那双眼睛里,真切地看到了我的身影,他用满满的爱意围绕着我,用他动听低沉的声音问,“马嘉祺先生,你愿意和我共度一生吗?”


我听见自己的心砰砰跳,这种感觉仿佛那年夕阳下对宋亚轩的惊鸿一瞥。耳边是天泽新专辑的主打歌,他给这首歌取了一个我不理解的名字,但是现在我大概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如果你听见我的歌,希望我们一生可以牵手走过。


02.再遇见


发布会结束后,我还晕晕乎乎的,被天泽牵着手回到后台,看到敖子逸捧着一束鲜花才从刚才的求婚中反应过来。


敖子逸把花递给天泽说:“恭喜。”


天泽接过来低头闻了一下,洁白的百合花和他非常相称,人比花娇这个形容真的不是夸张。


我多嘴问了一句,“亚轩没和你一起来?”


敖子逸回答,“他嗓子还没好。”


我瞬间了然,宋亚轩那么喜欢唱歌,如今无法继续心里肯定苦闷,如果来到现场看到天泽自在歌唱,心里一定会不舒服。


“我们走吧。”天泽简单的卸了妆,然后催促我快点去开车,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他的小伙伴。


宋亚轩是个心思奇巧的小朋友,这点从他为圣诞节,为这次聚会所布置的餐厅就能看出来。


我们一进门,每个人都收到了一个充满蛋糕香味的拥抱,敖子逸本想亲亲他,但是却被宋亚轩不露痕迹的躲开,于是他只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准备得怎么样了?”


客厅里播放着圣诞歌,茶几上放着刚烤好的小饼干,厨房里飘出来烤鸡的香味,餐桌上被围了一圈暖黄色的小彩灯,看起来温馨了许多。


“小贺在烤蛋糕,还调了酒,我正在帮他打奶油!”宋亚轩简单的汇报完就拉着天泽进了厨房,“你最会做烤鸡啦,一会儿烤鸡交给你。”


还好敖子逸家的厨房够大,能够装下他们三个人瞎折腾,我特地挑了个能够看到厨房的座位,一边喝着浓浓的香草茶一边和敖子逸说话。


其实是我先开的头,因为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不说话显得有些尴尬。虽然我和他的对话充斥着尬聊的意思,但是好在敖子逸愿意配合。


“你没邀请丁程鑫他们?”


“阿大有个代言活动推不掉,他和陈玺达都会晚点到。”


“你家这个沙发挺舒服的。”


“你要喜欢回头我寄一个给你。”


……


“三爷!”就在我绞尽脑汁想着还要再说些什么时,贺峻霖及时解救了我,“烤箱突然停了,蒸箱我们也打不开!”


敖子逸不得不起身进到厨房去帮他们处理机器,而宋亚轩见他进来,就和贺峻霖说:“小贺,咱俩去后院儿把酒挖出来吧。”出去时正好碰到刚从医院看望妈妈回来的张真源,贺峻霖就拉着他一起去了后院,原本热闹的房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于是现在的组合就是我孤独地坐在沙发,敖子逸和天泽在厨房里忙前忙后。我不想偷听他们讲话,实际上厨房门紧闭,我确实也听不到什么。所以在后院传来尖叫时,厨房里的两个人也没有反应,只有我放下茶杯急忙跑过去,却只看到宋亚轩一个人坐在摇椅上,似乎正等着我过来。


“小马哥。”他对我笑,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刚才听到有人叫,你们没事吧?”


“没事的。是小贺他看到了一只虫子,大惊小怪的。”


我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贺峻霖和张真源的影子,可能宋亚轩故意支开了他们,我觉得宋亚轩肯定有话和我说,于是就走到摇椅后面小幅度地推着椅子晃动,等着他先开口。


“我哥说你和天泽要结婚了。”


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羡慕,随口问,“嗯,你和三爷准备什么时候办?”


宋亚轩轻轻地说:“还不知道呢。”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已经想好了蜜月旅行的地方,我希望你们也能一起去。”


“好啊,在哪里?”


“南海。”


听到这个熟悉的地名,我的手顿了一下,强装镇定地问,“怎么想去那边?”


宋亚轩低着头,用可爱的发旋儿对着我,但是说出的话却一点都不可爱,“有些事情从那里开始,也该在那里结束。”


他终于还是知道了。我握紧摇椅上的藤枝,沉默良久,然后才下定决心走到前面,蹲在宋亚轩面前说:“已经结束了,在我带着天泽离开的那一刻起,以前所有的事都结束了。”


“怎么能这样呢。”宋亚轩还低着头,不解地说:“是你莫名其妙的开始,又是你莫名其妙的结束,你完全都没有想过我。”


我无法理解他的话的意思,这么听来,似乎他并不想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我们之间到底有过什么关系?如果他在几年前说出这样的话,我想我会欣喜若狂,但是现在,在我们都已经有了最好的归宿的时候,他突然这样说让我有些慌张。


宋亚轩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慌乱,盯着我的眼睛问出了我一直在逃避的问题,“小马哥,你还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应该这么问:“我可以喜欢你吗?”


也许以前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他有了敖子逸,我也有了天泽,我们不应该再有任何的朋友之外的交集。


“亚轩。”我极力假装镇定,“我知道现在道歉可能太晚了,但是以前的事真的已经结束了,我带着天泽出国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和他都远离你的生活,你可以像以前一样……”


我不知道我胡乱说出的毫无逻辑的话竟然意外地戳中了他心里最担心的那个点,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语气中带着期待问,“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吗?”


我问,“你在担心什么呢?”


宋亚轩还是和几年前一样,敖子逸把他保护得太好,让他根本不知道防备别人,只要我作出一副知心哥哥的样子,他就会自然的向我坦诚。


他说:“我觉得我哥不喜欢我了。”


“怎么可能?”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而宋亚轩见我这样,咧开嘴角勉强地笑了一下说:“怎么不可能,你知道吗,他连续两天晚上说的梦话喊的名字都是天泽。我知道天泽喜欢我哥哥,我也没办法阻止他的喜欢,但是我没想到我哥也喜欢他……”


宋亚轩断断续续的和我讲了这几天的事情,他发现敖子逸经常背着他打电话,偶然几次撞见,敖子逸都匆忙地收线,但是他还是看到了还未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李天泽的名字。


“亚轩,你要相信敖子逸。”我想不出什么话能够安慰他,只能说出这样苍白无力的话,“你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或许他发现他真正爱的不是我,或许他觉得亏欠了天泽想要弥补……”宋亚轩的话越来越不着边际,我只能极力的安抚,“亚轩,想想你们一起经历的事,你最了解你哥哥了,即使在天泽那么喜欢他的时候他都无动于衷,怎么可能因为愧疚或者任何不属于爱的感情而选择他?”


宋亚轩有些动容,我继续说:“亚轩,千万别让一时的怀疑扩大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而且我和天泽马上就要结婚了,如果敖子逸真的喜欢天泽,以他的性格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可是你看,我们这次回来,敖子逸对我们都很平淡,就是像对普通朋友一样。”


“关于天泽和敖子逸的事,你放心,他们之前的联系我都知道的,就只是为了天泽回国的发布会,你知道,你哥哥在国内的人脉很强大,背靠他这棵大树,我们岂有放过的道理?”我把一个商人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尽力让宋亚轩相信我瞎编的鬼话,他们两个频繁联系为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说实话,听到宋亚轩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也非常担心。


“真的吗?”宋亚轩原本暗淡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害我担心这么久!”


他还是和几年前一样好骗。不过他就应该是这样的,笑容是才是最适合他的表情。


宋亚轩从摇椅上跳下来,蹦蹦跳跳的回屋给了敖子逸一个甜蜜的背后抱,然后在天泽的眼前又转到敖子逸面前亲上了他的嘴唇,而敖子逸似乎猜到了这样的景象,夺回了主动权。


天泽识趣的退了出来。我就在厨房门口,也抱住了他,天泽却抱着我换了一个方向,让我背对着厨房。我无力去纠结他为什么这么做,迫不及待地问出了我心里的疑问,“你为什么要和我求婚?”


“为了让你放心。”


天泽这样说,在我看不见的背后,接受到了敖子逸一个OK的手势。


也为了让我彻底死心。


03.最好的我们


丁程鑫和陈玺达在最后一道菜上桌时终于赶了回来。丁程鑫这个大明星仿佛自带综艺技能,进屋的两三分钟时间里,就把气氛活跃了起来。他给我们每个人都买了圣诞帽,不得不说敖子逸戴上的样子挺蠢的。然后他又开始分礼物——


“这是给我们亚轩的xbox,一会儿我们操练起来!”


“老三,给你的太太口服液!”


“什么鬼?”敖子逸一脸黑线。


“听达达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我猜是更年期了,别怕,更年期不可怕,平时按说明书服用静心口服液就能控制了。”


敖子逸听完做了一个绝定,“陈玺达,年终奖取消。”


丁程鑫挽住陈玺达的胳膊说:“没事,我养你,我的工资可比老三多多了。天泽,这是给你的绝版CD,我还要到了大师签名。”


“送给小贺和真源的!”贺峻霖打开一看,竟然是黑芝麻粉,于是直接塞到张真源怀里,“给你补肾。”


“还有你。”丁程鑫递给我一盒名片,我一翻,都是娱乐圈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说:“天朝的娱乐圈很复杂,多认识几个人对你们没坏处。”


我道了谢,把名片还给他,“我想我们用不到了,天泽只打算出这一张专辑,没想过进娱乐圈。”


丁程鑫觉得奇怪,转头问天泽为什么。我的天泽笑得甜甜的却看着我说:“因为已经让想听的人听到了,就没必要再重复了。”


“什么意思?”丁程鑫没明白,不过也没再纠结,又掏出一个盒子,“诶?耀文不在吗?”


陈玺达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应该才下飞机,我打个电话给他。”


电话拨过去一直无人接听,陈玺达想着过一会儿再打,刘耀文就发来了视频通话。


陈玺达走到一边接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镜头前就闪过一个人,似乎是自己的倒霉弟弟,他边跑边说:“哥我要晚点再去,你们……”


“耀文!等等我啦!”


话还没说完,镜头就捕捉到了一个玲珑可爱的小女生,她穿着细跟高跟鞋努力的跟上刘耀文的脚步,而刘耀文看见她就像看见鬼一样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那个女孩子同样大嗓门地喊,“可是我喜欢你呀!”


陈玺达笑着按掉了视频,丁程鑫走过来问,“笑什么?耀文到了吗?”


“他啊,今天可有比聚会更重要的事要做。”


“嗯?什么?”


“传宗接代。”


04. 后来


『后来的我们,真的都很幸福的生活着。』


陈泗旭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行字,助理刚好敲门走了进来,“老师,编辑问您的结局写完了吗?”


“哦,好了。”说着就把稿件保存发了过去。


助理凑过来八卦地问,“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喜剧还是悲剧?”


陈泗旭双手插兜,沉思片刻回答,“对我来说,应该是个悲剧吧。”

评论

热度(268)

  1. 水梁阿姨爱学习芒芒芒芒果酱 转载了此文字